Menu

“洋中医”迪亚拉

Leave a comment

在成都市双流区中医医院“名医堂”,皮肤黝黑的非洲籍中医迪亚拉正为病人看诊,艾灸、针灸、方剂……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。迪亚拉来自非洲马里共和国的医生世家,在中国学中医行中医已超过30年,是首位获得中医博士后学位的外国人,现在是新都区中医医院特聘教授。迪亚拉与妻子因中医结缘,不仅成为一名中国女婿,同时扎根中国西南,为基层培养了3000余名村医。2020年,中医还成为他抗击新冠病毒的得力武器。

迪亚拉1964年出生在非洲马里的一个医生家庭,爷爷曾是当地的草医,父亲是当地一所医院的院长。20世纪60年代,中国援非医疗队把中医带到了迪亚拉的故乡。针灸、拔罐等“道具”让少年迪亚拉倍感新奇。“小时候,看到中国医生用一根银针就能治病,很神奇。”迪亚拉说,“或许,那时候心里就埋下了中医的种子吧。”

随后,迪亚拉来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系统学习中医,但他却遭遇了大难题。“大学第一学期‘医古文’只考了40多分,富勒姆太惨了!”这是迪亚拉第一次尝到考试不及格的滋味。为了迅速提升自己,迪亚拉不厌其烦地向老师同学请教,课余时间看古装剧、听古戏、逛博物馆,看到不认识的字就去翻新华字典,医学古汉语字典也被他翻得破破烂烂。为了搞清楚经络和穴位,迪亚拉每天一下课就去实验室,用人体标本练习解剖。为了练习扎针,他手上总是拿着一块毛巾,走到哪儿就扎到哪儿……就这样,迪亚拉终于一步步赶上了中国同学的步伐。

迪亚拉博士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成都一家中医院坐诊。“没有一个人找我看病。”他对着空荡荡的诊室守了三天,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排着长队的隔壁诊室。终于在第四天,一位患者推开了大门,惊慌地叫了一声就跑出去,“我是来看中医的呀,怎么是老外呢!”迪亚拉追了出去,他说:“我给你扎针,如果没有效果,我不收你一分钱。”就这样,他争取到了第一个病人。把脉、看舌头、分析、扎针,迪亚拉细致而熟练。后来,这位患者又带来了自己的朋友,口口相传中,迪亚拉慢慢站稳了脚跟。

在医院工作几年后,1997年,无国界医生的项目让迪亚拉第一次深入中国偏远乡村。他发现在那里生活的百姓的医疗资源比较差,“对于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人们,西药和大医院的资源涵盖不到,中国的贫困地区依然需要‘赤脚医生’。”随后,迪亚拉全心全意投身到培训公益事业,他和当地政府申请,让乡村医生来免费学习。他包揽他们的路费、住宿费、伙食费,毕业之后还送他们三大件(听诊器、血压表、体温表)、工作服、药品和书籍。

中国国内新冠疫情暴发不久,迪亚拉就和马里驻华大使馆取得联系,希望他们能够使用中医药进行预防。“我们给在中国的88名马里人,包括大使馆工作人员、留学生、商人等全部用上中医药进行预防。”同时,迪亚拉牵挂着自己的祖国,与自己的中医老师、中医机构等联手,通过马里驻华大使馆分三批向马里捐赠了20多万元人民币的中药和口罩。

2020年年初,迪亚拉还义无反顾地加入一线月初,迪亚拉赶到云南省宜良县第一人民医院,国医大师孙光荣云南专家工作站在这里设有二级工作站,迪亚拉作为孙光荣弟子和宜良县聘请的坐诊专家,也加入宜良战“疫”中。“我的博士后课题就是研究孙光荣九味益气清瘟饮和超微双黄花,用于预防治疗急性呼吸道感染。学有所用,我应该要加入这场战‘疫’。”迪亚拉说。

“鲁班工坊”是在中国教育部指导下,天津市首创并率先主导推动实施的职业教育国际项目。马里“鲁班工坊”项目以中医培训与合作为核心,课程标准融入中医先进技术标准、产品标准、医疗器械标准和服务标准,将优秀中医技术带到马里,旨在促进当地医学发展,为马里培养更多的职业技能型人才。此外还制定中医技术操作规范和马里当地中医人员从业标准等,致力于运用中医技术与当地医疗结合,进一步规范马里中医药市场,运用中医技术与当地医疗结合,促进当地就业,共同服务当地百姓,真正实现助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mdyc.com/,富勒姆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